我的位置: 首頁(yè) > 政能量 > 正文

資訊有故事丨會(huì )講天津話(huà) 用西班牙語(yǔ)說(shuō)相聲 這位老外向世界介紹中國

  作為一門(mén)傳統的曲藝,相聲表演獨具特色,以其風(fēng)趣幽默、通俗易懂、意味雋永的藝術(shù)特性,帶給了觀(guān)眾無(wú)盡的歡樂(lè )和笑聲。在天津南開(kāi)大學(xué),委內瑞拉籍教師吳瑞龍和他的搭檔用西班牙語(yǔ)演繹中國傳統相聲,向世界介紹中國曲藝文化,增進(jìn)中外文化交流互動(dòng)。

  吳瑞龍近日在接受總臺環(huán)球資訊廣播記者采訪(fǎng)時(shí)介紹說(shuō),自己開(kāi)始接觸相聲這門(mén)藝術(shù),是源于南開(kāi)大學(xué)外國語(yǔ)學(xué)院一個(gè)用西班牙語(yǔ)介紹天津文化、傳播中國文化的研究項目。學(xué)生們把相聲翻譯成西班牙語(yǔ)后,希望能邀請外籍教師進(jìn)行翻譯指導并參與表演。

  吳瑞龍:當年有幾個(gè)學(xué)生,他們收集好了一個(gè)項目,把天津相聲相關(guān)的語(yǔ)言文化傳到一些西語(yǔ)國家,把一些比較經(jīng)典的相聲作品翻譯成西班牙語(yǔ),我們老師幫助他們做這個(gè)項目,把已經(jīng)翻譯好的相聲來(lái)演繹一下,看效果怎么樣。主要目標是給西語(yǔ)國家的人體會(huì )一下,看一下中國相聲的藝術(shù)是什么樣的。我們盡量保留中國相聲里面的藝術(shù)和技術(shù)來(lái)給他們表演,效果還是挺好的。

  在主創(chuàng )團隊的共同努力下,《著(zhù)急》《旅行家》《友誼頌》等中國經(jīng)典相聲作品被改編成西班牙語(yǔ)版本,由師生們共同演繹,并通過(guò)網(wǎng)絡(luò )傳播給世界各地的受眾。

  吳瑞龍:我來(lái)參加這個(gè)項目之前,也喜歡天津相聲,也是找機會(huì )主動(dòng)去聽(tīng)一下,感受一下天津文化很有代表性的文化部分。我覺(jué)得相聲是一個(gè)特別好的方法,通過(guò)幽默來(lái)提醒你,可能你的生活里面要注意處理一些情況,為了明天過(guò)上更好的生活,我覺(jué)得這就是相聲的魅力。我把這樣的藝術(shù)表演來(lái)給他們看,一定會(huì )很受歡迎。

  2015年,吳瑞龍通過(guò)申請中國政府獎學(xué)金來(lái)到天津大學(xué)留學(xué),畢業(yè)后留在中國,在南開(kāi)大學(xué)教授西班牙語(yǔ)。吳瑞龍說(shuō),他在天津工作和生活多年,對天津文化有了一定的了解,他還會(huì )說(shuō)幾句具有代表性的天津話(huà)。

  吳瑞龍:比如說(shuō)“姐姐”,我們在天津會(huì )學(xué)到這個(gè),如果對方是位女士,無(wú)論年齡多大,你用天津話(huà)說(shuō)“姐姐”,這是沒(méi)問(wèn)題的。還有“嘛事兒”,說(shuō)得比較多。如果你想說(shuō)很好玩,你可以說(shuō)“哏兒”,就是“太哏兒”,但是我說(shuō)話(huà)沒(méi)有那個(gè)味兒。

  吳瑞龍曾讀過(guò)漢語(yǔ)言文學(xué)專(zhuān)業(yè),對中國文化十分感興趣,比如中國龍的形象,他就特別喜歡。吳瑞龍熱愛(ài)中國古詩(shī)詞文化,他認為中國古代詩(shī)歌的表達方式非常特別。

  吳瑞龍:古代的詩(shī)歌我還是挺喜歡的,李白、杜甫這兩位詩(shī)人,我還是挺喜歡看他們的詩(shī)歌。每次讀的時(shí)候也會(huì )發(fā)現他們寫(xiě)的詩(shī)歌里的一些感情、想表達(的內容),會(huì )讓我感覺(jué)有認同感。

  在吳瑞龍看來(lái),中國文化歷史悠久,委內瑞拉文化與中國有一些相似的地方,同時(shí)也有一定的差異。他說(shuō),中國人喜歡唱歌跳舞,委內瑞拉人也喜歡跳舞,在中國和委內瑞拉都有廣場(chǎng)舞,不過(guò)參與人群的年齡段有點(diǎn)不太一樣。

  吳瑞龍:我們委內瑞拉那邊也有廣場(chǎng)舞,很多南美國家也有廣場(chǎng)舞。我來(lái)了中國以后,我看誰(shuí)參加這個(gè)廣場(chǎng)舞,誰(shuí)在外面跳,相對來(lái)說(shuō)(他們的)年齡大,可能都是阿姨叔叔。我發(fā)現這一點(diǎn)和我們委內瑞拉剛好是相反的,我們在委內瑞拉跳廣場(chǎng)舞的大部分都是年輕人。我在委內瑞拉的時(shí)候,我還會(huì )專(zhuān)門(mén)去跳。

  吳瑞龍說(shuō),在中國工作和生活期間,他時(shí)常向遠在家鄉的親朋好友介紹自己在中國的所見(jiàn)所聞,向他們展現一個(gè)真實(shí)的中國形象。

  吳瑞龍:每次我去外面逛街的時(shí)候,我跟家人通話(huà)說(shuō),你看中國的那個(gè)街道有多么干凈,他們會(huì )說(shuō)挺好的,不是別的西方媒體可能會(huì )說(shuō)的樣子,從這個(gè)方面我覺(jué)得我在給他們介紹比較現實(shí)的中國的一面。有時(shí)候也會(huì )給他們介紹一些簡(jiǎn)單的中國表達,你好,吃了沒(méi)有,會(huì )聊一聊這些方面,給他們介紹一下現在中國是什么樣子,這里有多么發(fā)達。

  從2015年來(lái)到中國至今,將近十年的時(shí)間,吳瑞龍見(jiàn)證了中國的發(fā)展變遷。他說(shuō),伴隨著(zhù)科技發(fā)展的日新月異,移動(dòng)支付、共享單車(chē)等新應用的出現和普及,大大方便了中國人的生活,人們的生活方式因此發(fā)生了很大的變化。

  吳瑞龍認為,多年來(lái)中國政府對環(huán)境十分重視,打贏(yíng)藍天保衛戰,大力發(fā)展新能源產(chǎn)業(yè),著(zhù)力推進(jìn)環(huán)境治理體系現代化。這些年,中國的自然環(huán)境越來(lái)越好,環(huán)保成效十分顯著(zhù)。

  吳瑞龍:我記得我剛剛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可能到冬天的時(shí)候污染比較多,到現在已經(jīng)好很多,藍天比較多。這個(gè)證明中國政府對環(huán)保的關(guān)注,他們已經(jīng)在努力想辦法解決這個(gè)事,為國民想辦法創(chuàng )造一個(gè)比較干凈的、比較合適的生活環(huán)境,我覺(jué)得這個(gè)挺好?,F在有新能源的一些車(chē)或者說(shuō)技術(shù),我覺(jué)得這個(gè)也挺好,也都是為了人類(lèi),因為無(wú)論是中國人還是外國人,我們都分享一個(gè)地球,地球是我們共享的一個(gè)家。

  今年是中國與委內瑞拉建交50周年。吳瑞龍表示,如今天津已經(jīng)成為自己的第二故鄉,他希望能夠繼續留在中國,為增進(jìn)委內瑞拉與中國之間的溝通與了解做出努力,讓更多的中國學(xué)生認識委內瑞拉,了解南美洲國家的歷史和文化。

  圖片由受訪(fǎng)者提供

  采編丨安然

  主持丨葛鵬

  制作丨楊曉蕾

  外聯(lián)丨陳慶濱

  簽審丨孫伶俐

  監制丨潘曉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