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位置: 首頁(yè) > 貴州 > 正文

家國親情六百年·手藝篇|江南匠人來(lái)貴州,留下繁花滿(mǎn)樹(shù)

27度刊頭.jpg


編者按


6月28日,2024“多彩貴州”夏季文旅宣傳推廣活動(dòng)去到江蘇南京。南京與貴州有著(zhù)有著(zhù)割舍不斷的親緣,明朝30萬(wàn)大軍就地屯軍,在安順屯堡屯出了悠悠600年的“明代歷史活化石 ”。屯堡人的祖先就是600多年前從南京城遷往貴州的明屯軍的后代。


600年滄桑巨變,南京與貴州的緣分依然在續寫(xiě),600年前的江南風(fēng)物在安順屯堡被定格,黔中屯堡文化蘊含著(zhù)維護國家統一、促進(jìn)民族融合的深刻內涵,是可感可知的歷史遺存,也是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的絢麗瑰寶。


微信圖片_20240628100242.jpg


屯堡銀飾歷史悠久,源遠流長(cháng)。

 

據記載,唐代是我國歷史上銀器發(fā)展的鼎盛時(shí)期,全國56處銀場(chǎng),大多在安徽宣城、江蘇鎮江、江西鄱陽(yáng)、浙江衢縣、江西上饒等地。也就是說(shuō),從唐代起,江南集中了全國最優(yōu)秀的銀匠,他們經(jīng)歷了大唐盛世的萬(wàn)國來(lái)朝、大宋繁華綺麗的雨過(guò)天晴,再到元朝的民族融合。無(wú)論太平盛世,還是朝代更迭;無(wú)論風(fēng)調雨順,還是天災人禍,打銀手藝一代一代堅韌地傳承。銀匠們隨著(zhù)明初的征南大軍來(lái)到安順,在屯堡村寨生根發(fā)芽,留存至今。

 

628abc60b1c4f4d0e190f98712ba0326_a.jpg

銀匠嚴章齊。 柴建奇 攝


在雙堡場(chǎng)壩上有一家銀飾店,老板是夏官屯一個(gè)地地道道的屯堡人,50來(lái)歲,叫嚴安妹,女兒是他的助手,叫嚴章齊。嚴安妹的手藝是爺爺嚴登云傳給他的,現在他又傳給女兒,銀匠手藝在他家已經(jīng)傳承到第四代。再往前追溯,20世紀初,嚴登云選擇學(xué)做銀匠,是在九溪的幾家銀匠作坊學(xué)的。

 

生活在安順這片土地上的各個(gè)民族都有佩戴銀飾的習俗。相比苗家銀飾的華麗奪目,飄逸靈動(dòng);屯堡人的銀飾則顯得深沉內斂,低調穩重,做工精巧,體現著(zhù)財不露白的精神氣質(zhì)。

 

97522c717d5f295d702794fc3b630a8d_a.jpg

安順屯堡特有的青岡藤包銀手鐲。 柴建奇攝


過(guò)去,屯堡后生提親下聘禮名曰“挑提籃”,父母為其置辦的聘禮中,一定有梅花穿絲手鐲,寄寓家族長(cháng)輩希望未來(lái)的媳婦具有冰清玉潔、堅忍耐勞的品格,同時(shí)也寓意生活并非一帆風(fēng)順,有麗日和風(fēng),也有風(fēng)暴嚴寒,只有歷經(jīng)風(fēng)霜,耐得寂寞,才能繁花滿(mǎn)樹(shù),香飄四方。再者,金銀財寶,銀排第二,有保值功能,一副手鐲,能在非常時(shí)刻救急,甚至救命。這是儒家思想在屯堡人生活中的體現。

 

張勇主要收藏錢(qián)幣和屯堡銀飾,他從事收藏已經(jīng)40多年,以藏品精、數量多在安順收藏界占有一席之地。在他眼里,那些精工細作的戒指、手鐲、發(fā)簪、步搖、胸佩、童帽飾,經(jīng)歷歲月的積淀,每一件都有靈魂有溫度,既古樸又精巧。

 

36225c3176853c8d146988ba5243052d_a.jpg

純銀鐘鼓樓。 顏子琪 攝


屯堡銀飾的美不只吸引了張勇。1988年,中國歷史博物館建館30周年,張勇在逛琉璃廠(chǎng)時(shí)被人一把逮住,那人看上了他戴在手上的屯堡半邊花手鐲,無(wú)論如何要買(mǎi)。張勇記得自己40元買(mǎi)的,那人出500元,十幾倍的差價(jià)。這件事不是發(fā)生在別處,而是發(fā)生在北京琉璃廠(chǎng)。那里人文薈萃,臥虎藏龍。偏遠屯堡村寨一個(gè)不知名的銀匠,在兩三百年前手打的半邊花手鐲,在琉璃廠(chǎng)受到如此禮遇,證明了屯堡銀飾的藝術(shù)價(jià)值和收藏價(jià)值。


貴州日報天眼新聞?dòng)浾?/span>

策劃 黃蔚 陳曦 曹雯

文本整理/ 曹雯

圖/源自《屯堡小識叢書(shū)》

海報設計/趙怡

編輯/劉立超

二審/姚曼

三審/黃蔚